当前位置:生活频道 > 休闲娱乐 > 正文
蒋勤勤,亲手捣出生活的糖
来源:腾讯网   日期:2018-9-8 9:10:46  点击数:266
[导读]

这让人想到07年,蒋勤勤生下第一个孩子时的场景。当时也是婴儿先出来,陈建斌让亲友们看住孩子,自己等着蒋勤勤出来。而蒋勤勤被推出来时,他立刻用手去为蒋勤勤挡住走廊的风,还叫大家也围过来用衣服给她挡。

于是,《幸福三重奏》就这样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作为了收官。幸福是什么模样?我想也就是蒋勤勤和陈建斌这般模样了吧。在靠山屯待的时间不长,却能看到两个人生活的缩影,嘴里是嫌弃,爱都藏在眼睛里。

妻子都这么给面子了,陈建斌当然也不能落下,晚上坐在长椅上,他表示要亲自掌镜记录妻子的容颜。

蒋勤勤在他的镜头里简直光芒万丈,右侧脸像梅丽尔·斯特里普,从上往下看像伊莎贝尔·于佩尔。陈建斌的摄像机就像是他自己的眼睛,不管哪个角度看老婆,都是美的。

回看这么多期节目,老夫老妻的柔情蜜意来得特别能打动人,毕竟在那么多生活琐碎之后到来的甜蜜,才像是中药后的一口糖,格外甜。

不过生活中的这些糖,也还是蒋勤勤亲手捣出来的,除了要貌美如花,她还要足够温柔包容,耐得了老公的孩子气;要足够贤惠体贴,操持家里的大小琐事;也要足够文艺,欣赏老公独一无二的才气。

从节目开始两个人还在车上时,就能看到蒋勤勤私下是怎么和老公相处的了。

到了屋里蒋勤勤准备开始做饭,正切着葱,刚下两刀就被一旁的陈建斌嫌弃,这葱切得不对,我妈切的是菱形的。

自己挺着肚子站在厨房,就看着陈建斌拿着个橘子对着镜头玩跟孩子似的,脸上是嫌弃,心里其实是:哎呀,习惯了都。

晚上吃了饭,蒋勤勤想去唱k,起初陈建斌打死不答应,她就软磨硬泡,最后一句“我们去唱80年代的歌”彻底把陈建斌打动了。

在他们这儿,蒋勤勤的嫌弃更像是生活的调味品,或者说是一种别样的情话。

毕竟私底下的陈建斌哪像个稳重的70后啊,就是个孩子,喜怒哀乐皆不掩藏,当然,也只有是在蒋勤勤面前才敢这样,因为他知道,蒋勤勤表面是嫌弃,其实呢,还是会包容,会乐在其中。

就算被抢了话筒,作势要走,只要自己把话筒递回去,那蒋勤勤就会丝毫不在意的唱下去。也亏得蒋勤勤脾气好,换做其他人,指不定就被气走了。

蒋勤勤跟着陈建斌出去散步,对方拒绝了她摘花的请求不说,还抓马地摘了一朵空气花,递到老婆鼻子让她闻。蒋勤勤呢,起初头偏了那么一下,最后也还是凑到老公指尖深吸了一口气。

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夫妻,谁不是满身缺点地走到一起,包容缺点很难,发现并能欣赏对方特有的闪光点同样不容易。

但没想到蒋勤勤倒是很吃这一套,这不是缘分是什么?换成别的姑娘,可能会一翻白眼就走了。蒋勤勤却说自己“挺受用的,因为这个是用金钱,或者其他的物质无法给予你的”。

蒋勤勤就是对陈建斌的才气特别欣赏的来。婚后有一次陈建斌早起赶去剧组,出发的时候因为一点小事跟蒋勤勤起了点争执。路上陈建斌想来想去,写了首诗发给蒋勤勤:“火上浇油枉自多”……蒋勤勤没理他。

到了晚上陈建斌继续琢磨,又发了一首:人间烟火烧寒夜,红茶已淡未新沏。意思是你给我泡的茶,到晚上淡了我都舍不得换。蒋勤勤一看这句心软了。

蒋勤勤便立马说出了后一句“但云是白的”,说完两人对视一眼,所有情感都溶在这两句词里,你懂,我懂,足矣。

THE END
愤怒 关注 酱油 贱笑 泪奔 期待 叹气 委屈